我們的顧客

中菲行空運總經理羅偉山

中菲行空運總經理羅偉山闡述市場的發展狀況,廣州西部帶來的機遇,以及他保健之道

請介紹自己。

我於1992年加入中菲行空運的台灣總公司,在那裡接受訓練超過兩年,然後於1994年回歸香港,自此便一直駐守至今。我先從事銷售方面的工作,然後逐步發展。

可否介紹你的業務情況?

我們主要代理消費品的電子零件,包括手提電話配件甚至是整部手機。我們的主要市場是亞太區和美國,也有部分歐洲業務。這些電子零件都是由香港送到南中國,這是我們的大部分業務。我們也是香港大量電子批發商的主要代理,為他們把產品分發到中國。

廣告

電子商貿近年有影響公司業務嗎?

老實說,電子商貿對我們未有太大影響,在全球貿易量只佔個位數字。我認為可以與電子商貿公司合作,協助他們進行國際口岸接口岸的運輸。我們已經與小紅書和JD.com有相關的合作。

我們亦與整合商和本地郵政合作。商家若要把產品出售到亞太區,我們便負責把產品送到香港,然後再轉運到最終目的地。他們在太平洋都採用貨機運送服務,但貨件來到香港後,我們便與郵局合作充當分發商。我們與整合商亦有系統整合,正因如此,我們可以透過互聯網追蹤所有貨件的運送情況。

無可否認,電子商貿持續發展,帶動大量消費。只要有消費,自然需要運送;製造產品需要物料,亦要倚靠運送服務。對運輸業來說,當中有危亦有機。

工作有什麼挑戰或機遇?

單說香港市場,周邊的機場對我們影響最大,特別是廣州及深圳機場。此外,香港的經營成本亦不菲,增加了營商的困難。而愈來愈少年輕人願意加入空運業,對整個行業也帶來隱憂。幸好機遇也不少,例如港珠大橋接通了廣州西部;在此之前,要花一整天時間才能把貨品運送到該區,在不久將來,只需差不多兩小時便可送達。這項建設改變了貨運的流程,不論貨品是送到澳門還是廣州,都可透過大橋經香港運送,與直接送往當地的時間相若。

你如何配合本地市場的需求?

我們在香港的業務,約80至90%都是轉運。香港的製造業已絕跡,所有工序已移遷到中國。入口情況亦如是,主要是把物料經香港運到中國廠房。香港很多零售產品也是來自南中國,因此只要我們建立強大的平台、專業的團隊和完善的IT系統,便可以全面滿足客戶的需求。事實上,我們的確為顧客處理很多系統整合工作。

為何選擇國泰航空?

國泰的服務非常可靠,而且和我們同樣強調專業。如果我們要查看貨運政策或規例,國泰的團隊絕對能夠提供最新的資料。此外,國泰從香港直飛多個地點,貨運無需在中途轉站,可以給予運送高價貨物的顧客十足信心和安全感。而且團隊樂於解答疑難,所以我們能夠從1990年代開始合作至今,關係仍然緊密。

公餘有什麼消閒娛樂?

我熱愛運動,閒時喜歡鍛鍊身體,每晚也會跑步30分鐘,打高球和與孩子打羽毛球。年輕時,我也熱愛踢足球。和家人則喜歡到處旅遊,主要是到亞洲或北美,大家都樂在其中。

如欲閱讀《Cargo Clan》雜誌過往期數的印刷版,請點擊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