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運新動態

全力復電

一間位於泗水的發電站的變壓器爆炸損毀,國泰貨運安排包機協助發電站恢復正常運作

今年1月,印尼泗水東部的一間發電站發生了變壓器爆炸事件,引發一連串嚴重後果。變壓器是發電站至關重要的設施之一,它將發電所得的電力升壓,透過電網輸送電力予住宅和商戶。

對消費者來說,這類意外事件是壞消息,因為電網內供電不足的電力必須由其他發電站補上,對電力公司來說更是損失慘重,因為其重大的投資項目無法產生收益。

儘管電力公司可能已購買保險,但保險公司有權要求發電站盡快修復設備復工。以新加坡為基地的Lavan Disaster Management是一家協助機構復工的公司,Tony Lavan 是該公司的東主及營運者。他表示:「我們主要經營全球性的保險賠償業務,在企業面臨重大業務阻礙時協助他們減少損失。」

以泗水的事件為例,變壓器於1月份損壞,從建造、運送,直至安裝,新的變壓器按最初的計劃必須要等到12月才能啟用。Tony說:「有關的發電機組是全印尼規模最大的,同時也是爪哇電網的支柱。電廠每日損失的收益非常龐大。」

由於損失相當慘重, 為了令發電站儘快復工,保險公司做好了減少潛在風險的相關準備。Tony表示:「在訂購新的變壓器這段期間,保險公司要考量的因素之一,是『萬一又發生意外該如何處理?』。其他的考慮重點還包括:如果變壓器在測試階段爆炸該如何應對?在運送期間摔壞又該如何?萬一以上任何一項意外不幸發生,有關的損失可能會再延長一年。」

雖然中國製變壓器是電廠訂購的第二部變壓器,但由於交貨期相對較短,只要分秒必爭極可能率先運抵電廠,而且還有其他方法可進一步提前交貨日期。

Tony補充說:「由於時間尤關重要,我們從來不將這類項目的物流工作交給製造商,因為他們想要優先處理的事項未必相同。而我們只專注於一件事,那就是盡快交貨。我曾經使用全球最大型的運輸機Antonov 225,將另一部變壓器從薩格勒布運往宿霧,但這次涉及的變壓器太過巨型,無法空運。」

此外,將ABB製造的器材轉運至有關的港口及空運站相當費時,例如重達377噸的變壓器必須從重慶的廠房運往駁船,沿著長江航行2,400公里至上海,再於港口登上前往泗水的貨輪。整個轉運過程至少需時三個星期才能完成。

然而,兩間製造廠均可選擇以空運運送變壓器的相關配件來節省時間。大型發電站專用的變壓器均配備散熱裝置及其他零件,而且必須在出廠前安裝至變壓器上進行測試。完成測試後,所有零件必須拆除後才運往發電站,再於目的地重新組裝,這個繁瑣的工序需要花費數天,甚至數個星期的時間。

Tony說:「我靈機一動,想到我們可以在ABB變壓器出廠前拆卸散熱裝置,然後直接將它們率先空運到泗水,並在變壓器抵達前完成散熱裝置的組裝工作, 如此一來可提前數天完成安裝工作,並且能夠減少電廠數百萬元的收益損失。同樣地,我們在日立變壓器上船當天,發現可以卸下所有零件轉用貨機運往泗水,同樣可以節省數天的時間。」

Tony與DB Schenker合作,交由該公司負責Lavan全球各地不同項目的物流業務,Schenker聯絡了國泰貨運安排包機。他補充說:「我們最後將需要的包機服務減為三班。」

剩餘的器材及零件則陸續運往香港,在經過數天時間集齊所有貨物後,由第二架包機負責運送。

來自日本的零件亦以類似的手法處理;體積較小的變壓器零件由普通貨機運至香港,在集齊所有相關零件之後,再由國泰貨運的包機將所有零件從香港運往泗水。

所有空運貨物均順利運抵印尼,但從中國大陸出發的主要貨物卻遇上了多個難以預見的變數。

當時,ABB變壓器不但準時完工,其零件還按時運上國泰貨運的包機,種種跡象顯示它將率先抵達目的地成為贏家。但人算不如天算,在變壓器登上駁船的前一天下起傾盆大雨,河面水位上升了14米,駁船港口因此關閉了近12天。隨後,駁船快速穿過長江,卻又在上海遇上颱風摩羯來襲,為此又耽誤了四天。

運送期間的阻礙導致ABB變壓器成為這場與時間競賽的輸家。雖然其製造時間較短,但卻難抵氣象的變數,因此最後成功安裝的變壓器,是率先抵達發電站的日立製成品,而ABB變壓器則於電廠待命,以備不時之需。

Tony Lavan (左三) 與國泰團隊及地勤人員

對發電廠及其顧客來說,新的變壓器為他們帶來更大的收穫。有賴各方的支援,發電站已於9月中全力運作,比預定時間表提前了三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