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業務

國泰貨運最後一架波音747-BCF的告別之旅

國泰貨運的改裝 747-400貨機展開最後旅程,把貨物送抵洛杉磯後再轉飛亞利桑那州退役

國泰貨運在9月告別一直默默服務的老朋友B-HUS。這是國泰碩果僅存的波音747-BCF (Boeing Converted Freighter) 改裝貨機,滿載貨物後從香港出發,展開最後的飛行旅程。貨機在安克雷奇停站加油,然後飛到洛杉磯卸貨,最後前往亞利桑那州皮納爾機場被拆解,在沙漠的陽光下結束其歷史任務。

這次告別之旅由國泰航空兩名資深機師Martin Cullinane和John Graham執飛,John更獲波音認可為駕駛波音747飛機年資最長的機師。此外,兼任飛行技術服務主管的Dave Lohse以及Suzanne Zwart同時擔任副機師,還有兩隻國泰小熊機師吉祥物同行。

是次機組人員的人選經過悉心安排,除了是向即將榮休的兩位機師致敬外,也考慮到皮納爾機場的複雜環境。那是一個不設航空交通管制的機場,而且只有短短的跑道,並沒有控制塔或任何自動或目視降落輔助。Graham說:「在這裡降落難度頗高,但這次旅程是難得的經驗,我很榮幸可以執飛。」

這次世紀旅程也是一次商業航班。Graham說:「當天航機只差25公斤便會超載。我們從香港出發到洛杉磯,在途中的安克雷奇短暫停留加油後便立即再起飛。」

貨機抵達洛杉磯後,機組人員停歇一夜休息。最後只剩下一小時的單程旅途,不需補充太多燃油,因此飛機卸貨後的重量輕於正常情況。不過,要降落輕量的波音747一點也不容易。Graham說:「你可能會以為滿載和沉重的飛機一定很難應付,但其實波音747卻剛好相反,如果機身空載,反而更難降落。」

加上皮納爾機場的特短跑道一般較適合塞斯納這種小型飛機使用,因此大大增添了降落B-HUS的難度。此外,那裡有不少跳傘者分別從10,000、8,000和6,000英呎跳下,然後逐漸飄移至機場一帶,令波音747最後一次著陸難上加難。

各人都在駕駛艙內密切留意外面的「交通」,包括跳傘者和航空情況。多得Graham 的豐富經驗,貨機得以安全著陸。他說:「我的目的是為了肯定飛機能在準確的地點降落。」

任務最終順利完成。

回顧B-HUS

南非航空最初於1991年接收B-HUS作客機用途,直至2006年退役。其後,國泰航空買下這架客機並改裝為貨機,並於同年註冊其編號為B-HUS。2008年全球爆發金融危機,B-HUS在2009年初被暫存於加州沙漠,待至2011年租賃給香港華民航空,重新飾以紅橙色的塗裝後再次投入服務。

貨機於2018年12月重投國泰航空的懷抱,在退役前換上白色機身,並於2019年9月30日從香港出發完成最後一次飛行。

 

由於BCF是由客機改裝而成,因此上層機艙的泡狀座艙罩較正式貨機大得多,能夠在駕駛艙門旁設廚房。此外,機艙設有六個座位供陪伴運送動物的護理員使用,亦有兩個臥舖的機組人員休息間。Graham說:「BCF空間非常寬敞,帶給我們不少樂趣。要到廚房去得要走差不多50碼,所以泡茶時來回就跟做運動一樣。」

國泰貨運的波音貨機

波音747-400BCF (Boeing Converted Freighter) 可說是一個升級再造的理想方案,把航空公司退役的早期波音747-400客機改裝善用,得以重生,例如是國泰航空服務了30年的波音747-400F機隊。而在貨運商的立場,這個方法更具成本效益,既可盡用波音747-400的載重量,又比第一代貨機更省油,更無需額外耗資或費時等待波音生產全新的波音747-400F貨機,可說是一舉三得。

這些退役客機會送到廈門重新裝置,包括加強穩固主機艙門、裝設更堅固的地板及貨物處理系統、以焊接封閉大部分客艙門,以及切割後在機身側面加裝一道大艙門。如果與新的波音747-400貨機比較,BCF只是缺少了處理超大貨品的鼻端艙門,以及受加強飛機負重能力的改裝工程之載重量限制所約束。

國泰貨運首架波音747-400改裝貨機(下圖)於2005年投入服務,奠下了當時航空歷史的新里程。包括B-HUS在內,國泰貨運共購入了14架改裝貨機,藉此提升貨機機隊的標準,並與當時新購入的延程型貨機波音747-400ERF (Extended Range Freighters) 並駕齊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