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的地焦點

波特蘭機場一路向東

Cargo Clan與波特蘭港商務總裁Keith Leavitt暢談國泰貨運如何帶動當地出口貨品到亞洲

百多年的悠悠歲月可以造成什麼變化?從波特蘭流向太平洋的深水河,奠定了當地的轉口港地位。然而在20世紀初,這裡並不是營商貿易的理想之地。當時波特蘭是治安不靖的危險之城,惡名遠揚,當地的酒吧和妓院擠滿了從加州淘金回來的礦工,碼頭則是有組織罪案和欺詐勒索的犯罪溫床。

然而隨著歲月淘洗,波特蘭變得煥然一新,型格之風大盛,高科技產業蓬勃發展,成為美國西岸最注重環保、技術發達的成功出口樞紐,擁有包括航空、陸路、鐵路及海道的出色多元運輸接駁。波特蘭港口的四個碼頭(美國最大的小麥出口港)、波特蘭國際機場和兩個較小型的機場都是由波特蘭港口管理局營運,是美國五個以這種統一方式管理的港口之一。

有心向東面發展的港口,毫無疑問會視亞洲為關鍵的市場,而俄勒崗州的出口量更遠超進口量。這些原因促使國泰航空於2016年開通到波特蘭的貨機服務,今年起航班從每星期兩班增加到三班,夏季亦增設額外航班處理莓果出口,特別是車厘子。

波特蘭港商務總裁Keith Leavitt坦言指,貨運是管理局的主要任務,機場亦同樣以貨運為先。他說:「貨運是我們的命脈。俄勒崗州非常倚重貿易,我們八個主要貿易夥伴中,六個也是來自亞洲,首五位分別是中國、馬來西亞、南韓、日本和越南,佔了俄州國際貿易量超過一半。」

當地的出口-特別是以國泰貨機主艙運送的貨品,可以分為三個行業類別:高科技業、服裝業和海陸農產業。Keith說:「英特爾在波特蘭外的希爾斯伯勒,擁有公司最龐大的研究和開發及製造廠群,因此出口大量已加工的電腦晶片,同時進口不少儀器作研究及製造過程之用。」

「此外,鞋履、服裝和運動服業亦非常蓬勃,Nike、Columbia Sportswear、KEEN、Adidas和Under Armour均在此設有全球或美國總部。這些行業亦匯聚了不少設計和市場推廣公司,但不少品牌均在亞洲設廠生產,因此在波特蘭和他們的生產地之間有大量貨運來往。最後還有農產業,我們的農業內陸區正是出口龍頭,帶動整個出口表現,海產也歸入這個範疇。」

目前車厘子季節已完結,在固有的服飾和高科技產品預訂以外,大家都期待秋天的海鮮和黃道蟹季。Keith亦預期在隨後數年,所有這些產品的顧客將會帶動電子商貿急遽飆升。

他說:「我們的團隊對電子商貿期望甚殷,不但因為會刺激空運,同時對海運和房地產及本地經濟亦有影響。我們現在好像處於轉型期,一切都在演變,相信會增加空運的需求。」

幸好波特蘭仍然大有增長空間。波特蘭機場每年可處理360,000次飛機升降,而2017年只有少於230,000架次數。當地有兩個貨運設施,波特蘭機場貨運中心負責處理客運航空公司的貨品,而位於南跑道以外的Air Trans Center才是貨運的大本營,專門為美國郵政和大型機構服務,亦是國泰貨機上落貨的地點。

Keith說:「波特蘭機場的其中一個貨運發展優勢,是出色的基建和可供發展的空間。Air Trans Center的最大優勢,是擁有大量倉庫、滑行道、停機坪和跑道,最適合貨機運作。我們可以循著固有的足跡繼續發展,而不會有停航或擠塞情況。」

目前的最大挑戰是政治局勢。中美國之間的關稅貿易爭端升溫,已經實際打擊空運,甚至波及波特蘭的港口業務,Keith說:「我們也看不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個港口是福特汽車前往亞洲的門戶,車廠出口很多汽車到中國內地,現時出口數量大幅下跌。大家也很關注這次貿易爭端會影響業務,特別是農產品,而我們強大的生產出口則偏重於金屬品。」

雖然目前的報道都只是道聽途說,但他預期上述範疇的下一季度出口業績將會有所回落。

Keith與全球其他空運業一樣,期望這次關稅貿易爭端只是短暫現象。然而波特蘭港並沒有因此放慢步伐,仍然繼續審視Air Trans Center,確保可以應付預期將會崛起的電子商貿。Keith補充說:「我們認為波特蘭機場的貨運商仍然是以亞洲的出口增長為首,所以我們必須好好裝備自己,蓄勢待發。」而與國泰航空的合作,肯定代表了彼此的「長遠」關係。

波特蘭機場有什麼獨特之處?

我們主要專注貨運。大部分機場都以客運為主,只有當客運業務不濟,未能盡用機場空間,才考慮以貨運充撐。對我們來說,貨運是我們精心部署的策略,配合海空兼備的經營模式,同時為需要這兩種模式的航運界提供服務。

國泰的航班有帶動增長嗎?

我們認為有,並留意到有顯著的增長。國泰於2016年11月推出每星期兩班航機前來,夏季因為車厘子季節增加至每周五班,今年則固定為每周三班,甚至加至六班。從貨量來說,這是非常強勁的增長,從去年6月至今年6月的一年間,增幅為52%。由此證明,市場完全吸納了有關服務和貨運量。

付運人和貨運代理商向我們表示,以貨車把貨件送到波特蘭機場較前往西雅圖、三藩市或溫哥華更方便快捷,他們非常滿意。無論是送運前段或後段的效率均有明顯提升。

為何選擇國泰?

我們很樂意與夥伴建立長遠的合作關係,一起發展服務。猶記在過去25年,我們在波特蘭機場也有提供貨運服務,卻不能持續經營。國泰航空遠超我們的期望,從他們駐於波特蘭的亞太西北區貨運經理Patrick Or,到美洲區高級副總裁Phillipe Lacamp,以及香港團隊都貢獻良多。

我們曾多次到訪香港,俄勒岡州州長Kate Brown去年更聯同貿易代表團到香港作商務會面,與太古達成航運協議,大家衷誠合作。今年起,我們的六號碼頭每個月都會迎來一艘貨船停靠,這正是我們與國泰保持合作關係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