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業務

波音747機師一天的工作

機長Obet Mazinyi執飛前往安克雷奇的波音747貨機除了面對各種準備工作,也要採取預防新型冠狀病毒的措施

Obet Mazinyi是國泰航空波音747機隊的機長,負責運載貨物前往世界各地。隨著波音747客機機隊於2016年榮休,國泰旗下20架波音747飛機成為全貨機機隊,當中包括14架先進的B747-8F型號,實力雄厚。Obet這次向我們講解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下,他身為機師為國泰貨運執飛的一天工作流程。

隨時候命

對大部分機師來說,執行飛行任務前即使未到達機場,他們也要在數小時前作好準備。尤其是執飛長程航班前,首先要確保自己有充分的休息。我最近執飛由香港前往安克雷奇的航班,出發時間是下午1時40分,以下是我這天的工作流程。

 

下午12時20分

我們一般的報到時間,是啟程前70分鐘到達總部國泰城的執勤辦事處,接受體溫檢測。

 

下午12時30分

我在籌備工作服務台與其他機組人員會合,並在那裡拿取口罩,之後各人透過自己的飛行包核實擬定中的飛行進度表。飛行包是一部iPad,它安裝了名為「Flight Folder」的應用程式,取代以往需要攜帶上機的文件。我們亦向有關部門確認航程途中的天氣狀況,並計算添加多少備用燃油。登上飛機後,一旦中央裝載控制室通知大家最終的裝載數據,大家便決定最後要添加的燃油用量。

下午12時40分

我們登上接載機組人員的巴士,通過國泰城專用的保安檢查站和入境關口。

 

下午1250分

我們抵達飛機停泊的位置,工作人員已在裝載貨件上機。負責的主管在那裡向我們簡報當時的進度,以及機上有哪些特殊貨物,例如需要依賴恆溫處理的貨物或危險品等。載貨團隊亦告知我們如遇上貨物送達時間或接駁航班滯後,將會導致什麼延誤情況。今天和平時一樣,團隊已很有效率地提前在裝載貨件。

下午12時55分

我們登上飛機。作為機長,我在駕駛艙與機組人員一起檢查維修記錄冊的資料,讓大家掌握飛機當時的狀態。

 

下午1時00分

大家開始起飛前的準備工作。負責該航段的機師開始在飛行管理電腦內輸入相關數據,其他機師就到外面檢查飛機的狀況,我們稱之為「walk around」(機外檢查),過程大約需時十分鐘。

下午1時10

最後的裝載數據傳送至機上的資訊系統,讓我們可以決定燃油的用量。這些數據再傳遞至站在駕駛艙外待命的補給燃油代辦員手上。這時候,我們透過飛行通訊位址和報告系統(一個傳送文字訊息的數據通訊系統)將所需的燃油數據發送至中央裝載控制室,讓當中的團隊可以預先準備負重報告單。

 

下午1時20

距離出發時間尚餘20分鐘,負責裝載貨物的主管向我們匯報最新的進度。

 

下午1時30

最終落實的負重報告單傳送至機上,負責的主管通知我們裝載貨物的工作已完成。

 

下午1時35

我們在駕駛艙填寫好初步的核對清單,向航空交通管制部門申請放行許可。負重報告單連同特殊貨物或「僅限貨機」裝載的貨件(後者為不可在客機裝運的貨物,例如危險品或鋰電池)的資料經貨運主管確認後,我們便關上機門。

 

下午1時40

執行後推的出發程序按時正式啟動。由於航班數量大減,香港國際機場的交通亦不像之前那麼繁忙,航班出發前在地面受到耽擱,以及由於空中交通延誤而導致飛機要飛返原地的情況亦甚少出現。我們即時取得出發的放行許可,獲知先行要求的飛行高度後,便可更有效地節省燃油。

飛行途中

起飛後,我們跟空管部門保持聯繫,匯報我們的所在位置,讓有關人員監察當時航空系統的運作,我們亦要確保放在特定位置的貨物仍然維持在正確的恆溫水平。

由於機上並沒有機組人員派餐,所以我們要自行準備膳食。國泰為我們提供不同的選擇,包括素食、低卡路里或印度教餐,當然也有一般的西餐。我們很重視衛生,處理餐膳時會戴手套,並確保食物充份加熱。

在航程時間較長的航班,我們會在細小的上層機艙位置輪流伸展雙腿;長程航班會有四名機師執飛,上層機艙後方有兩張舒適的臥舖,大家便在那裡休息幾小時。兩名機組人員之中,必須有一個是副機師,或另一人是機長;他們執飛時,其他機組人員便可以休息,一般都是平均分配各自的休息時間。駕駛艙一向要求有兩名機師值勤,除非其中一人需要上洗手間、伸展雙腿或要準備餐膳。

疫情期間的健康及飛行安全措施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亦衍生出其他問題,需要我們處理。首先,機組人員每次執飛回港後,都必須接受醫學監察,我們要監察自己的身體狀況,並每日量度體溫兩次,這些措施實質上與隔離無異。駐守外站的機組人員停留香港期間,必須要在國泰城的國泰機組人員專用酒店逸泰居住宿,並留在房間內接受醫學監察。駐守香港的機組人員則必須要進行家居隔離及定時自行量度體溫。

負責執勤表的同事將負責操作飛機的機組人員編在一起出勤,一經編定後則不會再更改成員的組合,以盡量避免他們與其他航班的機組人員有緊密接觸。我們在任何時候都戴上口罩,國泰會在機組人員執勤報到時,按照他們在海外執勤逗留日數提供相應數量的口罩。不過,飛機艙門一經關上,準備起飛時,我們在駕駛艙便脫下口罩。

運作方面,準備出發的飛機已加強清潔及消毒。自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以來,我們已啟動特別的清潔措施,在機上準備好消毒劑、清潔抹布和酒精搓手液。在香港總部的模擬駕駛艙也有加強清潔及消毒。

飛抵目的地

飛機抵達一個航點後,亦會執行類似的程序。由於美國規定民眾保持社交距離,所以並沒有機場職員登機,我們在落機時會即時戴上口罩。我們乘坐機組人員專用巴士通過入境關卡,之後直接前往酒店。抵達酒店後,我們即時入住客房進行自我隔離,並留在房內直至要執勤時才離開。隔離期間,我們不得到健身室,日常就只有送餐服務或食物派送到房間。有些航點,例如杜拜,會要求機組人員前往酒店前,需要接受樣本採集進行新型冠狀病毒測試。

此外,按照標準程序,即使尚未登機,我們在執勤報到時亦要定期接受抽查,檢測有沒有濫藥或酗酒的情況。然而,這些程序已成為份內事,我們都習以為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