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運新動態

羊駝首度登陸本港

四隻羊駝經過連番進口及檢疫手續後,終於成功經國泰航機從澳洲運抵香港,頓成本地農莊焦點

四隻最近抵港的「居民」雖尚未取名,但牠們是香港首次迎接的動物品種,因此備受關注。國泰航空從澳洲珀斯把四隻毛茸茸的羊駝平安送到香港,牠們隨即成為新界一個創新教育及旅遊景點的新星。

四隻羊駝來港後,入住位於新界錦田有機薈低碳農莊旗下的有機菠蘿園。該農莊以有機、綠色生活、低碳以及環保四大宗旨經營,並與其他香港公司一起推行多項企業社會責任活動及義工計劃,為本地的長者計劃種植蔬果。

有機薈總經理鄭偉文於2014年取得授權,把農莊變身為Hello Kitty主題農莊,而轉變成菠蘿園的構思亦是他的創意之一。他說:「菠蘿在本地有幸運的意思。」大眾對菠蘿園的反應熱烈,最繁忙時一天可同一時間接待多個導賞團,入場訪客都熱衷學習耕種和手作工藝,或以菠蘿入饌烹調美味佳餚。

那麼菠蘿園為何引入羊駝?鄭偉文說:「牠們的樣子可愛極了,相信每一個人都會想親近及餵飼牠們,又或是與牠們合照。」

要開創全港先河,便要付出代價。他說:「香港從來沒有人進口過羊駝,由於是史無前例,申請手續因而相當繁複費時。」

他並沒有誇張,申請過程歷時超過一年半,期間更與澳洲和香港相關機構部門就進口規程互通了300多個電郵,還先後付運了兩次。第一次在2018年12月, 可惜羊駝還未上飛機便已被叫停。

比較之下,從珀斯到香港的航程就像是輕鬆的短途旅程;但為了成功把羊駝付運,背後所花費的時間和心血還真不少。以下是整趟旅程箇中的勞心勞力。

付運人

Steve Ridout 和妻子Sue 在昆士蘭北部經營Wildflower Alpacas農場,在過去20年一直把澳洲東南及西南部農場牧養的羊駝出口到外地。他說:「我們不只出口動物,還會為從未進口這類動物的地方辦理所需規章手續,就如香港。」

這四隻羊駝是來自西澳洲鄰近奧爾伯尼的農場,而其隔離設施則於澳洲的另一面。

牛、羊和羊駝很容易受病毒性疾病副結核病感染。澳洲各省份對副結核病的警示水平均有不同,而西澳是唯一獲「無感染」水平的省份。即使個別動物可能沒有染病,但副結核病的威脅足以影響出口安排,因此Wildflower會透過隔離檢疫預防這種情況。

Steve解釋:「我們與西澳洲農業部同意設定30天檢疫期,於是在農場建立隔離設施,並且特意加多數隻羊駝作後備,以防四隻當中有任何一隻出現感染情況,影響出口計劃。」

Wildflower的隔離設施都位於澳洲維多利亞省及西南部,Steve說:「這些隔離設施都設於由資深繁殖員經營的場地內,但由我們來負責監督和安排出口許可證。我們現在只需要有一部手機和手提電腦,便可以隨時隨地跟進我們的業務。當然我們也會親身到農場,確保牠們在隔離時狀態良好。」

Steve還會沿途監察動物運送和送上飛機的過程。當羊駝準備出發到香港時,他按國際航空運輸協會指引以特製的木箱盛載,並以個別圍欄分隔雌雄羊駝。他說:「我們出口動物的數量時多時少,但每年最少也有數百隻。」

收貨人

這邊廂的鄭偉文在菠蘿園則苦苦等候羊駝駕臨。他說:「我們自去年12月已期待牠們到來。當時國泰通知我說羊駝已準備出發,不過礙於規條問題,臨時被香港漁農自然護理署中止付運過程。」

第二次付運則因為羊駝來自的澳洲地區並未有被劃分為副結核病「無感染」區,因此又得延期。最後成功出發的羊駝是來自當地的其他地區。

香港的農場也要做足準備。由於展出羊駝需要申請許可證,因此他們要找尋熟識羊駝習性的獸醫,而羊駝抵達後亦先要在農場接受隔離檢疫。

到了今年9月,鄭偉文終於可以到香港國際機場迎接羊駝。他說:「國泰再次通知我,羊駝們已展開旅途,他們還很貼心地提醒我要以何種貨車把木箱送到農場。我抵達機場時,四隻羊駝已安靜地坐於木箱內,等待前往新居。Steve說牠們在珀斯也非常安靜,我在機場給了牠們一點食物,牠們也乖乖吃了。這個時刻真的令我非常深刻。」

現在羊駝們已經不需要隔離,在農莊的新家愉快生活。鄭偉文說:「他們的草地有遮蔭和沙地,可以到處翻滾,清潔身體。如果下雨,又可以躲到水泥圍欄內,那便不會破壞草地。」

航機上

國泰珀斯貨運經理Kavitha Menon收到敦豪全球貨運的來電,查問國泰能否負責運送羊駝。雖然珀斯並非國泰航空的貨運航點,但國泰仍然能夠以客機完成這個任務。她說:「幸好,運載羊駝的木箱尺寸符合我們客機的機腹。」

整個飛行過程中羊駝也非常適應,在Steve設計的木箱內泰然自若。他說:「羊駝一般都很安靜。大部分純種動物都以固有的方式運送,有一套餵飼的程序。只要安排妥當、已準備好飼料和大量食水並保持環境清爽,牠們都會乖乖安然度過。若遇上任何震盪,牠們都會像駱駝般跪下。我們經常出口農場羊,而我寧願每次也是處理羊駝。」

如欲知更多,請按此前往有機菠蘿園網站。

羊駝冷知識

羊駝 (Alpaca) 是駱駝的遠親,兩者都是長頸一族,擁有迷人的雙眼,不過前者則是原產於南美安第斯山脈的高地。其實羊駝與駱馬 (Llama) 有非常密切的關係,在區內被廣泛繁殖牧養,但不是作為負重的運輸馭畜,而是取其高質素的駝毛,並已被人類馴化了數千年。

現時,全球也追捧羊駝的駝毛和駝肉,或有馴化作寵物飼養。牠們早已從安第斯山脈的原居地落戶世界各地,特別是在澳洲和新西蘭。Steve說:「澳洲擁有南美以外最優良的羊駝品種。澳洲自1980年代開始輸入羊駝,一直積極繁殖,致力改良牠們的遺傳特徵。這裡的羊駝目前已經屬於世上最頂級,不少人也利用這些原種進一步改良其各自的基因培育計劃。」

羊駝都是愛清潔和井井有條的動物,例如牠們會自闢公共排洩區。牠們亦非常友善、溫馴和好奇,還任由撫摸(但不要觸摸頭和頸),所以順理成章成為菠蘿園的新寵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