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與分析

藥品送運服務精益求精

香港和布魯塞爾建立的「機場間藥品貨運通道」為運送溫控藥品的機場訂下新標準,Ian Putzger認為對業界來說只是累積經驗的問題

Ian Putzger是一名航空及物流記者

今年年初,香港國際機場與布魯塞爾機場連成首條榮獲物流驗證中心(CEIV)醫藥品運輸全面認證的「機場間藥品貨運通道」,引領業界,而兩個機場樞紐均得到CEIV Pharma認證,證明兩地在運送醫療藥品的能力。

由CEIV認可經營者組成的Pharma.Aero,旨在帶領業界提升處理藥品方面的服務和水平,香港和布魯塞爾國際機場都是組織的成員。這次雙方合作,正好為其他藥品貨運通道奠下基礎。國泰貨運於今年三月加入組織,並已獲得CEIV Pharma認證。

Bolloré Logistics香港總經理曾小華說:「藥品貨運通道可保證流暢的運送和服務,特別是對需要恆溫處理的藥品至關重要。其中機場間的通道更是重中之重。」

不少機場一直努力開通藥品貨運通道,或表示有這項計劃。達拉斯/沃斯堡國際機場全球策略及發展副總裁John Ackerman說:「我們已經與其他取得CEIV認證的機場展開初步商談。」

自CEIV認證推出以來,以往只有個別航空公司和代理商取得認證;然而隨著不少機場管理局均明白其在保持服務質素方面擔當的角色,認證的概念擴展至整個機場同業。香港和布魯塞爾的「機場間藥品貨運通道」開通後,香港國際機場宣佈額外添置了19個常用的冷凍拖卡,並搭建了停機坪遮蓋屏障保護從各方運抵的藥品。

利用藥品貨運通道提供整個藥物空運的點到點服務,是物流的下一個目標,同時亦得到藥廠廣泛支持。其實香港和布魯塞爾得以成功連接「機場間藥品貨運通道」,有賴兩大藥品生產商的全面推動。

除了整個運輸鏈提供專業認證的藥品運送服務外,點到點的運送透明度是追求更佳藥品供應鏈的關鍵元素。曾小華說:「我們期望集裝箱技術可以取得下一步的重大進展,做到全球定位追蹤或現場監察,可以主動追蹤貨品的位置。」她表示公司目前只可以倚賴貨運商提供最新的狀況。

藍牙技術亦有望實現機上監察,而國泰貨運已經嘗試利用藍牙追蹤貨品。繼在香港樞紐的國泰航空貨運站和停機坪進行初步測試後,國泰於去年秋季亦在集裝箱和指定的運送程序展開海外測試。

藥品運輸供應商對這些發展大感興趣,指出加上感應器監察貨運情況,絕對是明智之舉。目前已有一家航空公司表明有意參與,並打算把藍牙的用途延伸至機場間以外,讓客戶的貨品從貨倉至最終目的地全程得到高透明度的點到點運送。

在集裝箱技術方面,透明度和數據管理更備受關注。多間主要航空公司在近數月分別與專營藥品運送的恆溫處理集裝箱供應商SkyCell簽署合作協議。SkyCell的集裝箱安裝了智能感應器,可以提高透明度,滿足了首20個全球藥品製造商其中12個的要求。

更高的透明度,讓付運商可以及早或即時察覺問題,然後迅速解決。雖然在冷凍鏈方面已取得重大進展,但透明度仍然不足。國際航空運輸協會估計,因為轉運而出現的溫度偏差,導致藥品業每年損失25億至125億美元, 當中一半是在機場或不同機場之間發生。

在轉運時蒐集所得的數據,有助確認供應鏈的趨勢、運作模式和事故。例如DHL 供應鏈指出,數據分析可能顯示在指定路線的一年中,只有三個月需要採用主動式恆溫運送。DHL開始在其數據分析中結合其他元素,例如天氣預報,以找出供應鏈可能遇上的危機。

要求更佳運送方法的呼聲,亦影響地面的處理程序。瑞士巴塞爾是藥品運送的重要出入口,Swissport因此設立了一條繞道,在兩分鐘內便能夠把集裝箱從貨倉運到飛機上。該公司正計劃興建越庫設施,令裝載主動式恆溫處理集裝箱的過程更加暢順。

愈來愈多從業者也期待為藥物送運建立專用的設施。根據Worldwide Flight Services的歐洲、中東、亞洲和非洲商業及貨運高級副總裁Dan Parker表示,公司正著手於哥本哈根和巴黎機場設立相關設施。他表示,法國所有大型藥品生產商將會參與巴黎新大樓建設的審核。

國泰航空展望未來

國泰貨運產品經理施明輝指出:「我們一直與藥品付運商、代理商、機場的合作夥伴和相關監管機構攜手合作,確保為藥業提供最優質的服務。我們深明交由國泰運載的藥品屬於貴重貨物,要藥品送達市場時維持質量尤關重要,因此我們會繼續投入資源改善各方面的技術和運送方案,確保整個空運流程做到盡善盡美。」

這些技術和方案包括:

1.獨立醫藥物流驗證中心認證
2.香港國際機場與布魯塞爾機場建立的「機場間藥品貨運通道」
3.員工培訓
4.五個供應商提供最新的「主動式」和「被動式」集裝箱,備有
不同的溫度設定範圍
5.優先在停機坪處理貨物及提供冷凍拖車為藥品保冷
6.試行實時溫度追蹤方案

航空公司亦投放大量資金到藥品運送和處理能力方面,除了所需的工具和流程外,還會加強招聘在物流和對處理藥品有經驗和認識的員工。

Bolloré的曾小華對這方面則毫不擔心,她表示藥品運輸並不只是擁有專業的集裝箱和冷凍鏈,還有其他眾多考慮。現時Bolloré與航空公司共同訂立標準的操作程序,若航空公司能夠更了解付運人的要求,對運送過程大有裨益。

DHL指出,生命科學業在運送及儲存冷凍貨物方面,每年耗資約140億美元。若以價值計算,需要恆溫處理的貨運佔整個藥品運輸市場約兩成,每年以百分之十的比率增長,為整體藥品增長比率的兩倍。Business Research Company於2018年出版的研究,預計全球藥品市場的價值,將由2017的9,348億美元增至2021年的11,700億美元。

藥品業的增長率和收益,正好說明了為何航空公司、搬運業和代理商願意作出重大的投資,一起努力商議更出色的運送方案。然而這種「裝備戰」不一定帶來更精密和價格更高的服務。曾小華說:「成本絕對是一大考驗。」

2018年11月,Bolloré的新加坡越庫健康中心樞紐啟業,開創全新的配送計劃,把美國和歐洲生產的醫藥品送到亞洲市場。這個嶄新模式由Bolloré全面處理和監控,主要由空運轉移到海運,結果有效節省開支、做到點到點的透明度、提高安全度和減少碳足印。

曾小華說:「我們仍然主要以空運應付需要嚴格恆溫處理的藥品。」她補充,由於溫度控制問題和監管規定,只有空運能夠應付。而有見藥品運送的增長需要更先進的溫度控制方案,加上個人藥品和家居醫療護理產品興起,相信空運商的生命科學產品業務將會繼續蓬勃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