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顧客

認識貨運業界精英:Sameer Khatri

DSV印度董事總經理對完善供應鏈的看法

可否介紹你自己?

我在這行業打滾至今已差不多30年,曾經在不同機構任職。我在DSV已經七年,當時DSV還是UTi的其中一部分,其後公司於2016年收購UTi,我便成為DSV一員。我很幸運可以保留之前的工作和職位。

我在1990年剛大學畢業,是初出茅廬的黃毛小子,希望學以致用,從事銷售和市場推廣的工作。後來加入一家貨運代理公司,開始晉身貨運業,接下來的也不用多說了。我大半生也是發展銷售和市場推廣事業,直到10至15年前才開始轉任管理工作。

你最喜歡工作哪方面?

可能是促成當今的貨運業體系。這不關乎機構之間的競爭,而是各自的供應鏈互相競爭。我最喜歡的就是建立高效率的供應鏈,以實現大公司的雄心壯志,而我自己則參與其中。過程中要面對種種的挑戰和不穩定因素,當然最後達成解決方案。我們協助機構進佔市場份額,而且一本萬利,這正是令我最興奮的工作。

那麼你經歷了什麼大轉變?

我初入業界時,根本沒有人明白我的工作,又或者何謂貨運代理。時至今天,貨運已經成為任何機構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大家都深知箇中乾坤,可見轉變之大。現在大學甚至開設供應鏈及物流學系,實在值得可喜,因為當今不少年輕人也是接受了正規教育,然後加入本業。他們可以作出選擇,不像我以往在沒有其他選擇下入行。

你公司主要處理什麼貨品,又會送運到何處?

我們覆蓋不同的行業領域,主要是時裝和零售、藥品及化學品,以及汽車。

印度和次大陸是採購服飾的龐大樞紐,只要想到服裝,顧客便會在世界的這端搜羅。基本上,他們可以選購印度成衣,然後直接售賣或批發給其他公司;他們亦可以接觸當地的製造商提供大量織品和配件。當中不少更是按量生產,可以解決成本高昂的庫存問題。

藥品則主要是出口傾銷,包括配方藥物、一般藥品和講究溫度控制的產品。印度製造的貨品質量上乘,因此是龐大的出口市場,不少製品都是送到北美,也遍及歐洲、非洲、獨立國家聯合體和拉丁美洲。

工作上有什麼挑戰?

主要是地理上的問題。例如說,基建是造就順暢物流操作的重要元素,在印度則是一大考驗。當然我們已不斷改善,但和其他發展國家相比,我們仍然望塵莫及。

而在全球層面來說,我認為目前的一大難題是穩定的營商環境,我沒有指明哪裡……,令我們無法準確預測未來的前景。

另一挑戰是吸引年輕人才。雖然教育機構已把物流業視為正統學科,但目前仍然求才若渴。我們公司努力成為不一樣的企業,在全球則致力扶掖管理培訓生,而在印度,我們會在優秀的研究生學院招納人才。

機遇呢?

我認為在講求協同和連繫的全球經濟體系中,供應鏈公司應該大有可為。

醫藥業最講究冷凍環境下供應鏈的穩定性。對於像我們的物流公司和如國泰的航空公司,這是黃金機會,嘗試為業界創製信心十足和穩定的運送模式,透過供應鏈和準時送運,做到嚴控溫度和保持產品質量的效果。

你在本地如何掌握市場的需要?

我們擁有不同的渠道,可以實現銷售及市場推廣的需求。因此我們主要集中於中小企範疇,而且是透過本地銷售團隊的促銷電話發掘客戶和商機,最後達成交易。我們亦有個別的銷售團隊,專門與大型的印度公司和跨國企業合作。

下一個目標是什麼?

毫無疑問是區塊鏈,數碼化亦非常重要。現今顧客都強烈要求單一窗口的解決方案,其實我們在這個課題談論已久,只是從沒有以業界的整體名義做到。我們必須縮減顧客接觸的不同層面,為他們提供全面的服務,讓他們明白與我們這類公司合作的價值。

我們期望國際航空運輸協會為業界引入更多規管有利條件,同時建立框架,讓從業者可以順利營運。但本地運作亦不容忽視,很多程序也要倚賴當地的貿易商會和政府機構。因為即使建立了通行全球的供應鏈,但大量實際操作仍然是在本地進行,而且必須在本地的法律框架內執行。

另一項已經開始並將一直實行的是業界的團結整合,也包括從服務供應商角度的供應鏈。

為何選擇國泰?

國泰是我們最值得信賴的合作夥伴之一。我們與國泰一起成長,有賴其支持滿足顧客所需,令我們的業績有所增長。國泰和DSV擁有共同的顧客,我們各盡己責,確保達到他們的目的。。

國泰信譽超卓,我們行動一致,和諧合作,讓顧客信心十足。他們感到貨品或產品都得到小心謹慎的處理,這一點至關重要。我們亦一起創造新的運送途徑,合力締造解決方案,令整個供應鏈過程更穩定可靠。

餘暇有什麼消遣?

我非常珍惜家庭時間,因此太太和兩名差不多長大成人的兒子是我的生活重心。我有幸已差不多完成所有任務,因此希望把未來的20年都獻給孩子,協助他們成就大業。此外,如果遇著週末,而我又在家,就會打高爾夫球。我還喜歡做運動和散步保持健康,又或是閱讀,但不會再看小說了,而是翻閱自傳和政治書籍。

如欲閱讀《Cargo Clan》雜誌過往期數的印刷版,請點擊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