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顧客

認識貨運顧客:Brendan O’Mara

Aramex愛爾蘭空運貨品經理Brendan O’Mara認為當地出口到香港的貨運量正在增長

請介紹自己。

我在都柏林出生,完成學業後第一份工作是擔任建築用的鷹架銷售代理,一年後加入貨運行業。起初在都柏林機場、都柏林港口和北愛爾蘭邊界的清關部門工作。至今我在貨運業已經有40年的經驗,並曾經在幾間優秀的公司工作。首先是在1977年加入Clyde Shipping,然後轉到Reindear Shipping、Bective Air Cargo和Genesis/Toll等機構工作。直到現在加入Aramex已經超過五年。

Aramex於1980年代成立,是Arab American Express Company的簡稱。最初,Aramex是一間提供特快包裹專遞和速遞公司,之後發展成為市值20億美元的物流及貨運代理公司。我們的總部在杜拜,並已在杜拜證券交易所上市。至2006年收購了一間愛爾蘭貨運代理公司之後,便在當地設立分公司。

貴公司主要處理哪些貨品和物流業務?

我們主要處理空運普通貨物、電子產品、飛機零件及大量鮮貨,特別是把活體海鮮運到中國內地、香港、台灣、新加坡、日本等亞洲各地,送運的貨品包括龍蝦、蟶子、蠔和蟹等等。

我們也空運藥品到中東、亞洲和澳洲,公司認為選擇國泰航空更為可取,因為國泰取得獨立醫藥物流驗證中心 (CEIV Pharma) 認證是一大優勢。

我們以往曾經透過其他中轉站運送藥品,但由於那些航點的氣溫偏高,保持貨物的溫度偶爾會偏離設定值,影響到貨品的品質;因此針對亞洲和澳洲市場,公司還是選擇直接由都柏林將藥品運到香港。

此外,我們亦已開始留意到市場對鮮肉的需求。我們近來運送了一批優質德克斯特牛肉到香港,作為澳門高級烹飪比賽的食材。

至於進口方面,我們一直負責處理大量來自中國內地南部大灣區的電子零部件,首先以貨車運到香港,然後空運至愛爾蘭作裝嵌之用,而每次付運都有1,000至3,000公斤。

海鮮的貨運量是否不斷增加?

海鮮市場發展的確不俗,而且有大幅增長,但也會有不少阻礙;因為遇上天氣惡劣,漁船便不會出海打撈。香港是其中一個最龐大的海鮮市場,每星期大約有20,000至30,000公斤海鮮從愛爾蘭空運到那裡。

當我開始在貨運代理行業工作時,便開始運送海鮮。由於海鮮根本經不起長途的運送過程,當時只能送往歐洲,並沒有考慮亞洲地區。

而我們首次嘗試運送的海鮮是生蠔,破天荒從愛爾蘭運到亞洲。只要冷藏得宜,生蠔的存活期可達至七至十天。以往我們會用貨車把生蠔運到英國,然後從倫敦希斯路機場空運到香港。

大約在七年前,海灣地區的航空公司開通航線到都柏林,點對點之間的航程只需24至30小時,正好造就了運送海鮮的良機,而一次航程便可以運送大量的海鮮,。

過去,我們每星期只可以運送約五公噸海鮮到中國內地和香港;現在,由於國泰航空提供一星期四班直航服務,預計一星期的運載量可以超過50公噸,大大提升了運送效率。

國泰開通都柏林航線後,帶來什麼轉變?

基本上,我們在傍晚包裝好貨物,翌日大約中午時段送上飛機,後日早上六時半貨物便抵達香港,趕及當天送到餐廳讓客人在即日享用。以往我們曾選擇另一航空公司運送海鮮,結果趕不及轉機,延誤了24小時,最終約有八成貨物變壞了。

你最喜歡工作哪方面?

那就是每天要面對的考驗,務求在指定時間內把貨品送到目的地。對貨運界而言,最重要的是看見現今貝類海產市場成功拓展至世界各地。我們和國泰航空各自發揮所長,造就了一切的成果。

公餘有什麼消遣和興趣?

打高爾夫球、交際應酬和遛狗。我們有一個屬於貨運代理的組織,年中會舉辦許多活動。雖然業內競爭激烈,但我們仍然會經常聯誼。愛爾蘭約有60至70個代理商,大家都是在同一個小圈子打交道,彼此認識。至於家庭方面,我已婚並育有三個女兒,社交生活十分忙碌。我的二女兒今年稍後便會結婚,為她籌備婚禮已佔去我不少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