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業務

貨運教父光榮引退

歐洲地區貨運主管Ray Jewell在國泰航空服務35年後榮休,向接班人Jansen Stafford面授機宜

Jansen,你期待接任Ray的職位嗎?

J:Ray 在國泰航空服務了35年,而且在貨運部擔任這個職位亦有18年之久,同事更稱他為貨運教父。可想而知,我的心情確是戰戰兢兢。接任這個職位,我最期待的是工作的多元化,由於業務範疇很廣,我必需掌握很多深入的資料。這個職位不單只是管理,還要在公司邁向數碼化新時代的同時保持高瞻遠矚,出謀定策。Ray為公司締造了出色的公職,留下了他的工作成果,為我作好了一個好的準備。

你在上任第一天,最想向Ray討教什麼問題?

J:噢,他的人脈甚廣,所以第一個問題就是:如何從顧客和商業的角度考慮,我在歐洲應該認識哪些人?這是我要向他學習的事。

Ray,你對Jansen有什麼贈言?

R:當然是保持適當的貨量數字!開玩笑。我會首先告訴Jansen,他接手的團隊表現出類拔萃,他們與歐洲非常專業的客戶合作多年,彼此建立了緊密的關係。你必須好好善用團隊的豐富經驗和良好的顧客夥伴關係,而且要不恥下問,他們都非常樂意幫忙。其實我在很多方面也挺羨慕你,因為你一定會樂在其中。當然,你會面對很多挑戰,經歷高低起跌,但過程肯定會精采萬分。

Ray,回顧在歐洲的18年,什麼最令你自豪?

R:我最感驕傲的是,憑著我們為客戶運送特殊貨物和提供的優質服務,多年來的收益率和運載率尚算理想,即使在需求低迷時期也能保持水平。我們曾面對多不勝數的挑戰,因此以區域來衡量,我們的成績的確值得團隊自豪。其次便是大家的團隊精神,我們就像一台運作順暢的機器。做到這一點絕不容易,但我成功令他們齊心合力,不會對任何事懷有戒心。當我上任時,之前並沒有相關的統籌職位,因此大家自然互相較量,現在彼此都成為好友,互相扶持。這點非常重要,因為他們工作的地點很接近,可以讓我們迅速進行跨境銷售。其實很多貨機都會尾隨到其他國家,因此必須好好合作。

J:他們的確陣容強大。

Jansen,你在歐洲也扎根一段日子,以往負責什麼職務?

J:我從2016年8月開始出任西班牙國家經理,駐守馬德里。這是國泰網絡的新航點,開辦初期每星期有四班航機前往馬德里。我到任後一直努力兼顧客運和貨運事務,現在已經有五班機來往馬德里和四班往返巴塞羅那。我相信Ray早已看出貨運在巴塞羅那的發展潛力,特別是運送藥品、鮮貨和汽車零件。來到正蓄勢啟動的國家真的很有意思,當地的客運業績一直表現良好,另一方面貨運潛力無限,因此我樂得親力親為參與其中,目前正全力準備中。

Ray-Jewel-and-Ronald-Lam,-Cathay-Pacific-Cargo
在歡送會上,商務及貨運董事林紹波送上禮品向Ray聊表謝意

歐洲其他航線表現如何?

R:我們今年已經開拓新的客運路線到布魯塞爾、哥本哈根和都柏林。這些航點都是優質貨運的路線,從大量特殊貨物的貨運數量可見一斑。

雖然兩位從未合作過,但你們過去有相遇過嗎?

J:我在多年前駐柬埔寨時曾經與Ray接觸,當時我們第一次負責安排貨機飛到那裡。我想取得空管方面的資料,所以便聯絡他。我需要信譽可靠的人提供建議,你說除了尤達大師,捨他其誰?

R:我在惜別活動上被稱為「貨運教父」,但Jansen卻稱我為「尤達大師」,可能他會自稱為韓索羅,哈哈……

Ray,你隨後有什麼打算?

R:目前打算先休息一會。我太太是意大利人,我們在當地有一間小屋,但仍會保留在法蘭克福的房子。首先最想做的是揚帆出海到科西嘉島,或者在較遠的南部撒丁島停泊,而且毋須操心要停留多久,只要雪櫃內有充足的冰凍美酒便可以安心。

Jansen你又將會駐守哪裡?

J:我會在倫敦希斯路的辦公室工作,英國及愛爾蘭貨運經理Andrew Roe將於9月底離職,所以我會與他的團隊共處。這團隊並不需要我在技術性方面的有關經驗,因此會集中出外與需要拜會的客戶會面,與他們建立互信關係,這正是國泰的精神所在。

Ray就像道地歐洲人,娶了意大利籍太太、居於德國,又能操三國語言。這種歐洲背景有多重要?

J:我在這方面自有錦囊妙計,我太太是荷蘭人,岳母是日本人,所以太太能說七國語言,意即我並不需要……

R:事實上Jansen並非英國人,他操西班牙語,已經具備歐洲人的特質。這點很重要,而且你亦會在法蘭克福停留很長時間。我相信會有人照顧我們。

Ray與他的妻子Donatel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