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泰貨運為跨太平洋貨運新推出「匯流運送」服務

「匯流運送」靈活方便,讓貨運代理可把不同地區的貨物在香港匯流,運上同一航班再飛往目的地

過去兩年貨運業面對的重大挑戰之一,可算是運力供應,尤其是跨太平洋航線特別緊張。加上疫情期間的不穩定因素,貨運代理如需兼顧多個出發地的貨物,形勢則更為複雜,他們能否時刻為每個出發地滿足跨太平洋貨運的運力協議?

有見及此,國泰貨運隨即伸出援手,推出全新的匯流運送營運模式,容許貨運代理把來自不同地區的出發地的貨物在香港匯流,利用全包機或定期航班包板協議的保證預留艙位,一併送往代理所選的長程航點。

國泰航空全球貨運合作夥伴經理郭予琳解釋:「匯流運送模式讓我們利用單一包板協議,把來自亞洲及次大陸多地的貨物匯流到一個航班,然後一併運送到位於北美的同一個終點站。」

國泰航空全球貨運合作夥伴經理吳理鋼補充:「如此一來,貨運代理便可以調動地區運載量,只需確保所有貨物在香港匯流再飛往目的地便行。」

現時,匯流運送服務適用於北亞、南亞及東南亞的出發地,並已獲多間國際貨運代理商採用,Kintetsu World Express Inc (KWE) 及EFL Global(前稱Expofreight)是其中兩間。

EFL Global積極拓展亞洲貨運市場,業務涵蓋亞洲多地。它透過把貨物在香港匯流,只需繳付貨物從香港出發的公價費用,便可以跟國泰航空簽署單一合約,在香港飛往美國的航班達成HBA保留航位協定,這個新模式讓公司毋須再為每個貨物出發地逐一簽約。國泰航空在單一合約列明的價格,已包括貨物從出發地運到香港的費用。

EFL Global全球空運主管Irshad Razack說:「匯流運送模式讓我們可以靈活調度不同出發地的貨物,同時能按照每個出發地的情況預先規劃處貨量。我們在東南亞貨運點範圍內對調運力,便能為貨量急升的出發地騰出更多運力,更無需額外支出。」

EFL Global全球空運主管Irshad Razack

截至目前為止,EFL Global 現時以全年定額的全包價錢營運了多班從香港飛往美國的HBA協定航班,迄今為止能順利出發的預訂艙位超過九成。EFL Global甚至有計劃在新的一年使用包機運送,Irshad Razack補充說:「EFL Global一直對這個營運模式很感興趣,因此很高興能成為首間採用匯流運送服務的國泰貨運代理。」

Kintetsu World Express Inc(KWE)是另一間率先與國泰貨運簽約使用匯流運送服務的代理,不但藉此成功壯大其跨太平洋貨運業務,更有助公司進一步推動新營運模式的發展。KWE並非使用HBA協定航班,而是全面地採用匯流運送服務,把來自多個出發地的貨物匯流到香港,再由香港包機將貨物運送至目的地。

這種模式與KWE以往一貫採用的點對點貨物運送模式大相逕庭。KWE香港董事長秋山忠司解釋,他們需要遊說東京董事局採納這個新模式,「這種方式的包機服務對KWE來說是史無前例之舉,故此我們需要說服東京的管理高層相信這個新模式切實可行。」

Kintetsu World Express (HK) Limited董事長秋山忠司

結果,新的營運模式卓有成效,大大促進了公司的業務發展。KWE利用匯流運送服務,把來自東南亞、中國台灣及中國內地的貨品在香港匯流,每週以專用包機再運往洛杉磯和芝加哥,其跨太平洋貨運業務因而大幅增長。當然,香港作為集運樞紐的良好聲譽亦令他們信心倍增。秋山忠司補充:「香港辦事靈活,而我們與國泰貨運的關係亦非常友好,大家是合作夥伴。」

這個新模式亦伸延至貨務運作層面。採用匯流運送服務的貨運代理需要設立供應鏈控制塔,處理來自代理不同出發地的貨物艙位分配,並與國泰貨運新加坡及香港辦事處的專用控制塔互相配合。EFL的Irshad Razack說:「供應鏈控制塔負責處理預訂、運力對調和服務修復的事宜,而且絕對從善如流。它是單一接觸點,流程相當簡便。」

國泰的吳理鋼補充:「最重要的是,這個方案可以發揮我們航空公司的航線網絡優勢,以及善用香港優越的地理位置,香港無疑是最優秀的貨運基地。因此代理商對我們擁有十足信心,我們亦能提供航班。此外,貨運代理商亦可以藉此發展他們的第二航點,因此不用冒任何風險便能開拓業務,可說是一舉兩得。」

This site is registered on wpml.org as a development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