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運服務受阻是否為貨運帶來更多挑戰?

Ian Putzger探討最近全球機場出現的人龍及航班取消等情況對航空貨運的影響,貨運董事歐永棠則闡釋國泰貨運如何重整旗鼓迎接挑戰

Ian Putzger

最近數星期,歐美乘客都感到相當氣餒。他們終於可以再次出國旅遊,但積壓過久的需求導致機場大排長龍、航班延誤或取消,最終轉機行程受到阻滯。這種情況對航空貨運帶來什麼後果?業界就這些影響有何回應?

今年夏天,各大航空公司已取消了數以千計的客運航班。漢莎航空早前宣佈兩大航運樞紐法蘭克福和慕尼黑於7月削減900班航班。其他航空公司如美國航空和聯合航空更於數月前精簡內部的航班時間表。而在6月初,英國已縮減2%至4%航班,其他歐洲國家則取消了約3%航班,而荷蘭的降幅更擴大至11%。

 

設定飛行上

面對這些衝擊,包括倫敦希斯路機場及格域機場(LGW)等航點,認為必須強制實施飛行上限。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機場是受影響最嚴重的航空樞紐之一,該機場宣佈夏季高峰期的航班數量上限將減少16%。

國泰航空的地勤服務合作夥伴Menzies Aviation貨運副總裁Robert Fordree表示,歐洲是當前受阻情況最嚴重的地區。然而,在管理顧問公司麥肯錫主理亞洲航空及物流的全球董事合夥人沈思文(Steve Saxon)表示,綜觀全球,從澳洲、印度到加拿大的機場都受到波及。

他說:「所有地方都同病相憐。每家航空公司和機場都在努力恢復運力。」他並指出,即使新加坡樟宜機場亦須解決長時間航班延誤的問題。

 

解僱潮遺症

全球均面臨相同的問題。然而與香港目前仍維持防疫措施相反(請見下文),客運需求迅速回升,增長速度甚至遠高於許多因疫情導致運力疲弱的機場和航空公司。至於航空公司、地勤服務供應商和機場早前被迫大量裁員,事實證明,再次增聘員工遇到不少阻力,事緣許多離職員工已另謀高就。

此外,機場禁區內的職員必須接受繁複的安檢程序,亦會令求職者卻步,導致營辦商在滿足人手需求上事倍功半。

所幸目前尚未有地勤服務供應商表明近期服務受阻對他們帶來任何顯著衝擊,然而某些業內人士指出,現時空運費上調的原因不僅是因為需求增加,地勤服務遇上瓶頸也是其中一個因素。

瑞士國際空港服務公司(Swissport)的發言人說:「目前的營運狀況相當穩定。全球各地都有一些地方性問題,但不至於引發嚴重事件。」

 

貨運未受波及

麥肯錫的沈思文指出,有別於以客運為主的航空公司,經營航空貨運業的機構並未於疫情期間大量裁員,而且於過去數年需求保持強勁。但他補充道:「由於許多搬運公司使用相同的勞動力裝卸貨物和乘客行李,因此業內僅衍生輕微的連鎖反應。」

短程航線的窄體客機首當其衝受到取消航班影響,這是貨運得以避開客運困境的第二個主要原因。除了少數例外,歐洲和美國的航空公司一直維持營運長程航線,因此只有部分運送包裹的航班及少數支線業務受到削減航班影響。

Menzies的Fordree說:「據報道指出,取消的航班主要是在假期執飛的短程航班,大多為不載貨或僅運送極少量貨物。這些航班一般採用窄體客機,其載貨容量相當有限,因此對我們的環球貨運業務影響微乎其微。」

 

運力周期性波動

即使如此,貨運業務仍面對一定壓力。沈思文指出,目前營運商正在應付因服務受阻而引發的連串問題,航班取消只不過是最近期發生的事件。烏克蘭局勢令俄羅斯在亞歐航段上的貨機運力降低,而歐洲的航空公司亦被迫繞道以避開俄羅斯空域,導致有效載荷減少。此外,由於付運商不願使用從中國內地經俄羅斯到歐洲的鐵路服務,令空運需求大增,而中國內地封關亦嚴重影響運力,並造成待運貨物積壓。

分析圖表由麥肯錫提供

他表示:「目前的貨運運力依然供不應求。與2019年相比,今年的運力已增加了6%,但依然不足以應付需求。」他補充說,多式聯運供應鏈緊張,更使空運服務需求持續高企。

總部位於維也納的貨運代理商cargo-partner的空運貨物產品管理企業總監Rene Brzezowsky表示,對貨運代理而言,當前的情況仍然充滿挑戰。「我們面對波動不定的市場形勢,供求失衡的情況與日俱增。」

他強調,最近數月的情況更不穩定,懂得靈活應變並與客戶密切合作尤為重要。此外,與航空公司緊密聯繫亦同樣重要。他補充道:「我們與夥伴航空公司維持長期的合作關係,得以根據主要貿易幹線的固定載貨量協議,為客戶創造行之有效的解決方案。」

 

機場乘勢而起

與其他貨運代理商一樣,cargo-partner已開始營運包機,以提供足夠運力。過去數年,許多航運樞紐難以處理過於龐大的貨運量,因此越來越多類似航班轉飛二線機場,包括一些以貨運為主的機場。

Brzezowsky說:「疫情期間,傳統運輸途徑的瓶頸更為嚴重。當然,二線機場可以填補一些空間,但我們主要還是仰賴包機業務。」

沈思文指出,此概念主要針對北美和歐洲,但亞洲亦有類似的趨勢,例如中國計劃開發位於湖北省的鄂州花湖機場及安徽省的蕪湖宣州機場,前者同時也是順豐速運的貨運樞紐。

根據大部分業內消息來源指出,旅客需求與地勤服務資源失衡,在機場造成的問題將會持續數月,甚至超過一年。如果客運航空樞紐為解決問題而實施更多飛行限制,預期將會提高二線貨運機場的增長勢頭。

 

航空及物流記者Ian Putzger撰文

國泰貨運的業務展望

貨運董事歐永棠

客運服務受阻否影響香港的貨運業務?

沒有。我們提供處理現有運力所需的一切資源,與國泰航空服務保持密切聯繫以評估預測噸位需求,同時,國泰貨運站擁有一批能靈活調動的員工,可根據需要增加或減少人力。目前我們的地勤代理——香港機場地勤服務(HAS)正全力提供國泰貨機所需資源。

隨著限制放寬及航班增加,國泰航空是否會跟其他地區一樣出現瓶頸?

我們已全面評估網絡內的貨運服務供應商,確保在增加運力之前察覺任何潛在問題。我們編排的貨機航班時間表非常緊湊,務求充分利用現有運力,可在未來數月為公司帶來最大收益,因此我們無法承受今年下半年出現異乎尋常的重大延誤或服務受阻。別忘了,在疫情爆發期間,我們大部分時間依然營運貨機和只載貨客機往來許多網絡內的航點,因此,我們在業務重啟時無須面對太多挑戰。

 

其他外站是否曾遇過任何困難?

外站面對的問題主要是缺乏有經驗的人手,以及難以招聘到合適員工接替疫情期間離職的同事。我們將為員工提供完善培訓,確保他們符合所有規範要求並獲得最新技巧,以便在為客戶處理貨物時將安全放在首位。

 

你採取了哪些紓緩措施以迎接重啟飛行網絡和夏季高峰期來臨?

我們對航點的處貨能進行了徹底而深入的分析,當發現問題時立即與承包商溝通,並確保採取符合公司標準及要求的適當行動。他們每次均迅速回應,確保我們的貨運業務不會出現任何服務失誤。隨著運力增加,我們肯定會密切監控公司的服務水準。

This site is registered on wpml.org as a development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