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挪亞方舟

隨著運送動物的需求增加,國泰貨運致力在機上為動物提供安全、舒適及健康的旅程,並視之為首要任務

國泰航空貨運服務總經理劉爾修道出運送動物工作簡單而重要的第一步:「首要我們全都非常喜愛動物。」

他補充道:「我們向來把確保貨物得到最高水平的保障放在首位,動物有生命,具備知覺,牠們在運送途中處於跟平常不同的環境,可能會害怕。這是運送動物工作的起步點:我們不只要在運送旅途中悉心照顧動物的健康,也必須了解牠們的感受,確保牠們安全及舒適。」

畢竟不同動物的形狀及體型各異,因此有不同的考慮及要求。從動物園運送一頭稀有的豹到另一個動物園參與繁殖計劃,跟運送一群山羊或多頭全球最珍貴的馬匹,甚至數百盤雛雞都不一樣,每種動物都有其最合適的運送方式。國泰貨運的貨運服務發展經理Nadeem Khan說:「因應每種動物特點各異,我們按照各個物種設定其專屬的接受運送指引,不同動物所需的處理方式可能大相徑庭。」

準備充足便是成功的一半。貨運團隊擬定了一份清單給付運人填寫,務求在付運人預訂艙位前盡可能得知相關動物的詳細資料,並且確保運送符合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的活體動物運輸規定及國泰本身的指引;同時,因為全球各地的嚴格規定各異,所以也要清楚了解原居地及目的地的國家法律。但最重要的是全力提升動物乘客的安全及舒適度,他說:「這麽一來,我們就能在接受運送前預先處理問題。」

專業來自經驗,自國泰在去年運送12,000頭山羊之後,Khan對牠們擁有透徹的認識,此乃一例。不過團隊並不會止步,而是繼續從付運人採用的最佳處理方法中學習,甚至會留意媒體報導的最新消息,以保持與時並進。Khan說:「我們積極獲取各種資訊,這樣才能不斷學習,不斷求進。」

由於運送動物的需求增加,同時亦為預計今年年底將會通過的IATA活體動物物流驗證做好準備,國泰貨運著手改革並專注於釐定相關政策及流程,加快汲取知識。這舉措進一步證明國泰矢志精益求精,並在運送動物的服務中不斷求進的精神。劉爾修補充說:「我們亦會向IATA分享國泰運送動物的經驗,讓IATA不斷完善活體動物運輸規定的內容。」

國泰設有專責動物運送的工作小組,由來自公司多個部門的成員組成,包括國泰貨運的策劃及商務部,以及國泰航空的工程部及航務部等。Khan說:「商務部團隊會向付運人呈交我們期望合約包含的內容,以便消除雙方的疑慮。我們也會請出發及目的地國家的團隊加入,確保他們明白接下來的流程,並準備好文件及所需設施。」

機上貴客

運送動物的飛機需要不少周詳的考慮。《毒蛇嚇機》是一部緊張刺激的優秀電影,但現實中在機上逃脫的動物對牠本身和飛機都會構成危險,因此,運送動物的籠子是非常重要的一環。

這些籠子不僅是Khan所形容的「動物的座位」,而且某些動物的籠子並不設標準規格,當中不少需特別訂製。籠子必須夠堅固,例如運送犀牛的籠子就要比運送山羊的做更多加固工夫,而設計則必須滿足不同動物對健康、安全及舒適的要求。理想的籠子必須設備齊全及擁有獨立結構,以便防止動物排泄物滲漏,這不僅是為了方便在完成航班後清潔及保持衛生,萬一排泄物溢出更可能構成潛在維修問題。

Khan表示:「有時我們會為了讓動物在運送過程中有更安全及舒適的旅程,會要求客戶修改籠子。付運人通常都很樂意接受我們的意見,因為這都是為動物設想。」

由於運作上有許多方面需要顧及,因此需要航務部及工程部的團隊幫忙。工作小組成員之一的(波音)首席副機師Stu Baker(下圖左二,他與同僚跟機上運載的山羊合照)說:「其中一個主要問題,是哺乳類動物會產生熱量及濕度,因此運載特定物種的動物數量會有上限。」

在接受運送動物的訂單之前,貨運策劃要先確保貨機有能力接載預訂數量的動物。其中一個關鍵因素是確保貨機的空調系統能夠讓動物在機上處於指定溫度的環境。

Baker說:「貨運團隊在運送動物時會與我們緊密合作。我們需讓機師事先知道機上有動物,絕不會讓他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運載動物飛行。我們會在執飛前簡報會通知他們把溫度調到適當的度數,因為每種動物需要的溫度不同。例如運載乳牛時,付運人通常會要求把溫度調至攝氏22度左右,豬大概需要攝氏18至20度之間,賽駒則喜歡攝氏15度的環境。」

進行嚴格的溫度控制也必須與綜合運作中心協調,確保機上的空調組件正常運作,而且當飛機在地面載貨及卸貨時,機尾的輔助動力系統依然能為空調設備提供電力。Baker指出,如果輔助動力系統出岔子,運載一般貨物的飛機可能會停飛,但載有動物的飛機則一定會停飛。

以動物福祉為優先

Baker表示,在國泰負責運送動物的跨部門工作小組帶領下,公司不斷改進接載動物的貨機運作,其中有些流程更納入了機師的模擬駕駛培訓內容中。

「我們發現可以從多方面精益求精,讓動物在機上更為舒適。例如降落時調至較低的自動剎停設定,讓飛機不會太快減速。飛機降落時,很多動物可能都是站立的,在跑道滑行更長距離,牠們會比較舒服。」

然後還要為意料之外的狀況做好準備。他說:「萬一機上發生緊急狀況時,我們會在可行的情況下為動物設想,制定決策及優先次序,不是每一間航空公司都會採取類似的舉措。」

以降壓措施為例,即使貨艙內設有氧氣面罩,山羊也不會懂得自行佩戴。他說:「我們已開始訓練機師,在進行緊急程序時,應該考慮將飛機維持在機上動物接受的氧氣水平的高度。萬一我們的貨機發生降壓事件,一般而言我們會下降到大約25,000呎、戴上氧氣面罩,然後再決定改道至合適的航點。現在我們會告訴機組人員:如果地形不是問題,不妨考慮把飛機下降到較低高度,並保持較低的座艙高度以維護動物的健康。」

機師的回應都很正面,他們對自己接載的動物感到自豪,尤其是賽駒。Baker憶及自己曾接載過的Coolmore牧場種馬,包括賽駒「天文學家」及「信可成真」,這些名駒身價不凡,加起來的總值比牠們乘搭的波音747貨機更昂貴。航務風險經理Pete Hudson是Baker的同事兼同行機師,他表示有時會透過控制桿感覺到馬匹在踢馬廄,「牠們是在告訴我,該派馬伕下來照顧他們了。」

就像對待最尊貴的乘客,Khan的團隊同樣會確保動物在登機及下機時都暢通無阻。「動物總是最後一個登機和第一個下機的乘客。」飛機以時速5海里的速度徐徐降落之後,動物們便會前往下一個目的地,運送動物的團隊會聚首匯報,確保下一次運送動物旅程更為舒適愉快。

如欲了解更多Live Animal LIFT的詳情,請按此

This site is registered on wpml.org as a development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