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泰航空由客機改裝成的「貨運客機」首航

波音777客機啟程飛往悉尼,所有貨物穩妥地固定於機艙地板

今年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反覆,空運業無論是在運力或靈活度方面,均面臨極大的調度需求。

一直以來,國泰貨運均可透過其專屬波音747貨機機隊及客機提供運力,滿足客戶需求,然而疫情期間客機幾乎全面停飛,因此無法利用客機機腹載貨,為貨運業務帶來挑戰,尤其在需求突然激增之際。雖然國泰貨運已獲得香港民航處批准,利用客運航機改為只運載貨物,更有部分航班獲准將貨物固定在乘客座椅上和艙頂置物櫃內營運,但整體運力仍然有限。

因此,國泰航空推出一個新的解決方案,並於本月早前於一架飛往悉尼、專門載貨的波音777客機上啟用。B-KQQ航機是國泰機隊中兩架被改裝成「貨運客機」的波音777飛機之一,其經濟艙和特選經濟艙內的座椅已全部移除,在實施額外的安檢措施下,可另外運載多12噸貨物。

國泰貨運產品經理梁煒鏗表示:「在客機停飛的情況下,空運市場的運力需求依然強勁,再者,中國内地的工廠仍然正常生產,因此仍未能滿足貨運需求。」

澳洲便是對貨運需求殷切的目的地之一。梁煒鏗指出:「由於航班數量減少,當地的貨運需求量頗大,所以我們採用這個解決方案以增加貨運運力。」

這架客機的改裝工作由廈門太古飛機工程有限公司(HAECO)負責。 改裝工作於其廈門的設施進行,包括拆除機艙座椅、修改座椅軌道以便將貨物固定於地板,以及標記繫繩點和放置特製貨物袋的位置。

所有改裝項目均遵照波音公司和監管機構的要求,當中包括在每個客艙內保留最前排及最後排座椅,此舉可預防貨物萬一在亂流期間移位,不會碰撞到艙門和艙壁。由於貨物袋已被固定於三個客艙內23個位置上,發生上述情況的可能性極小。

(左起)梁煒鏗及梁世豪

國泰貨運的貨運標準政策及營運支援經理梁世豪表示:「這些貨物袋專為是次解決方案度身訂造,同時也應香港民航處的要求而設。做法雖與其他航空公司不同,但是這些貨物袋用了具有阻燃功能的物料而製,既符合機艙內裝要求,亦有助保持貨物的形狀。」

每個貨物袋均會以貨網和索帶加強固定。為了進一步保障安全,機組人員會在航機上巡視檢查。首航團隊由機艙服務經理Gloria  Lanorias帶領,另外還有兩名機組人員隨行。

他們都對這些「沉默的乘客」很感興趣。Lanorias表示:「它們都固定得非常穩妥,安坐椅上,看起來非常『乖巧』。」在飛行途中,隨行的機組人員每隔20到30分鐘會巡視一次貨物。然而,這只是一項額外的安全防範措施,因為危險及需特殊處理的貨物均不會獲准放置在客艙內。

「貨運客機」面臨的最大挑戰,可能是裝載貨物的過程。由於涉及多個前所未有的工序,因此更加需要國泰上下多個團隊通力合作。在國泰航空貨運站內,貨運團隊按照機艙內貨物袋的擺放位置裝載AKE集裝箱,之後再由國泰子公司香港機場地勤服務(HAS)以拖車運至飛機旁,再逐一把貨物裝入國泰航空飲食服務的貨車。工作人員將貨車升至機尾的艙門位置,再將貨物以手推車推入機艙,並依照拼裝負載表裝入貨物袋,最後由另一個HAS團隊關上拉鏈並固定。

這是一個勞力密集的過程,因此需要預留足夠時間讓地勤人員工作。「貨運客機」首航時,比往常花費了更多時間才將總重約五公噸的521箱服飾運上飛機。涉及的貨物愈多,裝載時間愈長。

但梁世豪認為,就首航的經驗來說,「貨運客機」的裝載時間應該可輕鬆縮短至三小時。 他說:「總有進步的空間。」

目前只有兩架飛機已改裝為「貨運客機」,但隨著2020進入下半年及疫情持續發展,情況或許會有改變。梁煒鏗補充說:「目前正值踏入貨運高峰期,所以如果市場需求持續並且在合乎商業營運許可下,我們將會改裝更多客機成為『貨運客機』。」

機長Mark Chumas(中)及其他領航員
香港機場地勤服務 (HAS) 團隊